音舞NANA

每天往善的方向进步一点

昨天心情特别不好,跑去和麻麻打电话,本来想说几句体己话,嘱咐她一个人在家也要做饭吃。结果发现自己连一句像样的话都说不出就泣不成声。反过来变成妈妈来安慰我。她说写完论文就回家吧,答辩的时候再去学校。今天又打电话说,再干嘛,我说再看动漫,她说你都几岁了,还跟四岁一样啊,宠溺的笑了笑说,那你继续去看吧。
很多时候,都是自己做了错事,都是自己不会做人。现在开始改,还为时不晚吧。

青之回忆 一 (母爱只能用伟大来形容了)

      其实每个人最大的毛病,就是对陌生人毕恭毕敬,而对真正爱你的亲人漠不关心。我的最大毛病,是对整个世界都漠不关心。我总觉得自己是需要被关心的。还有一些妄想症什么的。因为小时候被送给爷爷奶奶寄养,记忆中没有出现爸爸妈妈的样子。总觉得自己被亏欠了吧。

      关于五岁之前的记忆,只有一件事记得很清楚,第一次爸爸带我坐火车去武汉,我是逃票的,列车员来的时候,爸爸让我藏到椅子下面。那个时候4岁还是3岁半记得不是很清楚,爸爸把报纸铺好,我刚刚好睡在下面,还觉得好惬意,没有人跟我抢,那是我的专属地盘,因为也是夜车,很快就睡着了。期间好像还转了两次火车。终于到了武昌,一个破旧的双层小楼,狭窄的楼梯,灰暗的色调,到处都旧旧的,画面中唯一的亮点是一个小女孩,小小的胖乎乎的,眼睛就像黑色的葡萄湿润润的,我就默默的看了她一眼,走上了二楼,爸爸在后面跟上我,牵着刚才小女孩的手说,“那是你姐姐诶,快叫她。琳琳,这是琪琪,这是你妹妹。“我的世界突然有一种崩塌感,然后我问爸爸,是亲妹妹么,爸爸应该楞了一下吧,然后说,当然是了。这又不是你第一次见吧。后来,遇到一个陌生的阿姨,她们两个都讲着我不熟悉的武汉味普通话。后面的场景模糊了,那一天就好像突然多出来个妈妈跟妹妹似的。虽然都是亲的。因为我在乡下就像当野孩子养的。头发是短头发,晒的黑乎乎的,十足的女汉子,经常带领一条街的小孩子去河里疯玩什么的,完全不介意爸爸妈妈的事情,爸爸经常回去还认得,妈妈好像要在外面照顾小孩,躲避计划生育政策什么的,所以我完全不认识了。总之,那一天的感觉就是,从哪里跑出来个欧巴桑当我的妈妈啊,话说,妈妈到底是什么意思捏。还有妹妹,话说,完全不像啊,怎么说好像小天使一样的孩子,怎么可能是我的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对周围的人都冷冰冰的。一副懒的理你的样子。其实越是这样,妈妈其实对我最好了,因为她总是觉得不能照顾好我很内疚。据她说,其实没打算把我也接到武汉的,只是有一年过年回家的时候去奶奶家,看到一个小孩脏兮兮的,只穿着棉袄棉裤,外面也不套一件衣服,头发也是自己胡乱绑起来的,后来去找奶奶问我去哪里了,奶奶从外面把那个脏小孩领进门,妈妈说她当时惊呆了。完全不敢相信那是我。于是就计划着,夏天的时候把我带到武汉。从那时起,她就开始以她自己以为的方式对我好。因为妈妈在家也整日无事,又怀孕了。所以她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对我的早教中,背诵新三字经,学习写汉字,乘法口诀,汉语拼音什么的。于是我是直接上的小学一年级,当时校长嫌弃我年龄小,还要考试什么的。后来,他们同意了。因为,小学一年级要学的内容我早就会了。于是就同意了我的破格入学。但是,当初学习的时候,的确是挺恐怖的。经常打我,因为我背诵不了新三字经,大人的恶趣味,要做到倒背如流。后来的后来,我的学习一直都不用妈妈操心,倒是我妹妹不知为何,没有学习天分,曾经怨恨的对妈妈说,因为你小时候指教了琳琳,都不教我。所以我学习成绩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妈妈就开始头疼,终于想到了解决妹妹学习难题的方法,学习弹琴。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也奇怪,小时候我的确是有女汉子风范的,但自从开始上学,我就开始往淑女的方向发展。而妹妹则走上了女汉子的不归路。她爱吃,变得越来越胖,我有把大人给的零食收起来想吃的时候再吃的习惯。最后,总是不知为何失去了吃的欲望,最后都分给妹妹们了。据此,妹妹也把她变胖归因于我的习惯。QAQ。不过我不介意的啦,因为,我们是一起租漫画小说的合伙人咯。妹妹可以把同班级的男生欺负哭,可以追着男生满教室跑,她的男同桌有一次整理了一下她乱七八糟的桌子,语重心长的对她说,”你不可以这样下去的,这样你会没有市场的。“当然,那个男生也被妹妹打哭了。

      就是这样的孩子,弹琴的时候却突然安静下来了,可以一个人沉静的弹三个小时。妈妈说,这或许就是艺术的魅力吧。于是更加确定了妹妹的艺术道路。这一点,我是特别羡慕妹妹的,因为,妈妈虽然知道我爱画画,但是终究没有可以作为一门手艺的才能。所以搁浅了。画画也只是小时候随便涂鸦一下,后来妹妹学习了几年钢琴,再也不想弹琴了。她不知道从哪里听说,我们县里的艺术高中都是坏孩子呆的地方,就把进入我读的正常高中作为目标开始奋发图强起来。最终的最终,还是没能考上,妈妈觉得她已经尽力了。于是花了两万终于做了我的学妹。

      关于这点我是挺自豪的,毕竟自己从小到大没让家长在学费方面费心。后来,妹妹果然跟不上高中的节奏,考上大学几乎成为天方夜谭。于是,妈妈就想让她学美术,然后进艺术类的大专,不得不佩服妈妈的思路啊,她说,艺术都是相通的,妹妹琴能弹的好,美术当然不在话下。事实证明了她的眼光是正确的。妹妹终于到了一所大学学习摄影。艺术,都是相通的啊。


      未完待续----

深夜时,我开始想念PaPa

我在深沉的夜里想念我处女座的papa,我是个内向孤僻的人,从小到大。我朋友很少,很早就学会了报喜不报忧。
    papa长年在外地工作,每次出家门总会对我说,我走了,好好学习,所以我愣从来不敢怠慢学习。但是处女座的papa永远对我不满意。高中时,罕见的去学校看我一次,第一句话就是,你脸上怎么那么多青春美丽疙瘩豆,没梳头发就跑出来了吗。
    高考结束后,和麻麻一起去武汉找papa,刚开始的两天还好,后来每天都在挑我的毛病,我还能记住的如下:穿裙子的时候,要注意不能把裙子弄皱。你洋洋姐姐和丽丽阿姨出门如果穿裙子,有车子都不坐,要走路回家的。女孩子家出门包包里一定要带三样东西,梳子,小镜子,纸巾。就连开车出去兜风,他也会对我说,下车的时候腿先卖出去然后再下车,不然显得没有教养。其他包括照相的时候不要瞪大眼睛看镜头,要自然啊之类。甚至多次批评我不会照相。唉!爸爸会再我成绩好时提醒我,不要尾巴翘上天。
     小学时候,家里买了电脑和电子琴,我曾经向来我家的唯一好朋友介绍,这是妹妹的琴,要两万呢,电脑也9000多,当时并没觉得什么,朋友走后,爸爸很严肃的说,你这是在炫耀,这样显得没有教养很粗俗,罚你去刷碗。我当虽然委屈,但几乎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行为多么可笑。那是我小学唯一的朋友啊,她在初三的时候去世了,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无常。后来我越来越难跟朋友交心,总觉的付出感情然后又戛然而止空余悲伤的经历太惨了。朋友走的那一年,她的爸爸本来是我的班主任,但是做了一星期就换班级了,妈妈后来去看他和家人,回来告诉我,原因是他看到我就想起他的女儿。依稀记得看过她手上的生命线,真的好短,看的时候还十分惊讶。那次也是我真正开始考虑究竟有没有预知命运这回事。 

一起旅行的意义,除了不孤单,还有每一张偷拍中都流动着奇妙的情愫,每一天,你都观察着别人,这个时候,你可以看到你在这个世界上的背影